中研网图库 图 库

全站图库 新闻中心 中研首页



七旬老人打铁55年 称要打到抡不动铁锤为止

来源:视觉中国 2017/10/12 11:33:21 
支持 ←→ 阅读图片
1/7
  • 2017年10月9日,重庆。为了防止打铁时火星将衣服烧坏,罗安石几乎一年四季都光膀干活,天热的时候就靠一把风扇驱暑。
  • 从永川区朱沱镇老街的路名,似乎就可以一窥老街的历史:三益号、共和路、解放路、上升街……朱沱镇老街邻着长江,古时商贾众多,三益号曾经是当地的大商号,后来演化成了路名;共和路和解放路,是时代更替变迁留下的烙印;上升街曾经叫高石坎,改名“上升”既契合了爬坡上坎的地形,也寓意“步步高升”。
  • 朱沱镇上升街8号铁铺,是罗安石赖以生存的地方。朱沱镇老街沿街商铺格局都一样,前方是营业店面,后端是住家的地方。罗安石的铁铺也一样,铺面内有些杂乱,一边是案台,上面摆放着铁匠敲打出来的产品:火钳、禾刀、砍柴刀、钉耙、锄头、斧头、镰刀、锅铲等;案台的一端放着一台老式三峡牌电风扇,风扇对着铺子的另一边,也是铁铺营生的根本:烧铁的炉灶和打铁用的生铁墩。铺子门口是一个大石臼,里面盛满了水,用来进行人类掌握的最早的热处理工艺——淬火。
  • 罗安石常年光着膀子,脚上踩着一双拖鞋,穿着一条打了很多补丁的短裤,短裤没有松紧带也没有皮带,由一根绳子系着。“我这裤子,扔到街上马上就会被当垃圾扫走……打铁要溅火花,穿不了新衣服裤子,我有一件上世纪60年代的呢子大衣,到现在只穿过三四次。”犹如老街的节奏,如今老铁匠罗安石并不忙碌。下午时分,准备干活前先点一支烟,再找来块铁和管铁的边角料,用粉笔画上记号,用砂轮切割。块铁分成三块,可以打三把菜刀;管铁也切成三块,两块打成杀猪匠用的刨刀,剩余一块打成锄头。
  • 生意实在冷清,一整天,只有路过的老人会停下来聊几句,下午镇上的杜大爷走进铺子,装了一袋铁粉铁屑带走,这也是当天唯一走进铺子的“客人”。“铁粉是送给老杜的。现在农村烧柴火的,用大铁锅的都越来越少,火钳、锅铲、锄头那些当然是越来越不好卖,都记不得这个月有没有卖出去铁器了。”罗安石坐在铺内,一边忙碌一边用浓重的永川方言说,打了几十年铁,如今儿女和老伴都在城里,自己一个人在老街上打铁,不用儿女接济,自力更生,消磨时光。
  • 10月9日下午,罗安石打了两把杀猪匠用的刨刀,手指不小心被划破,小口子流出的血在黝黑的手上尤为显眼,罗安石好像不痛一般,毫不在意。
  • 当地居民十分喜欢罗安石手工打造的工具,都说很耐用。
  • 2017年10月9日,重庆。为了防止打铁时火星将衣服烧坏,罗安石几乎一年四季都光膀干活,天热的时候就靠一把风扇驱暑。

    2017年10月9日,重庆。为了防止打铁时火星将衣服烧坏,罗安石几乎一年四季都光膀干活,天热的时候就靠一把风扇驱暑。(1/7)

  • 从永川区朱沱镇老街的路名,似乎就可以一窥老街的历史:三益号、共和路、解放路、上升街……朱沱镇老街邻着长江,古时商贾众多,三益号曾经是当地的大商号,后来演化成了路名;共和路和解放路,是时代更替变迁留下的烙印;上升街曾经叫高石坎,改名“上升”既契合了爬坡上坎的地形,也寓意“步步高升”。

    从永川区朱沱镇老街的路名,似乎就可以一窥老街的历史:三益号、共和路、解放路、上升街……朱沱镇老街邻着长江,古时商贾众多,三益号曾经是当地的大商号,后来演化成了路名;共和路和解放路,是时代更替变迁留下的烙印;上升街曾经叫高石坎,改名“上升”既契合了爬坡上坎的地形,也寓意“步步高升”。(2/7)

  • 朱沱镇上升街8号铁铺,是罗安石赖以生存的地方。朱沱镇老街沿街商铺格局都一样,前方是营业店面,后端是住家的地方。罗安石的铁铺也一样,铺面内有些杂乱,一边是案台,上面摆放着铁匠敲打出来的产品:火钳、禾刀、砍柴刀、钉耙、锄头、斧头、镰刀、锅铲等;案台的一端放着一台老式三峡牌电风扇,风扇对着铺子的另一边,也是铁铺营生的根本:烧铁的炉灶和打铁用的生铁墩。铺子门口是一个大石臼,里面盛满了水,用来进行人类掌握的最早的热处理工艺——淬火。

    朱沱镇上升街8号铁铺,是罗安石赖以生存的地方。朱沱镇老街沿街商铺格局都一样,前方是营业店面,后端是住家的地方。罗安石的铁铺也一样,铺面内有些杂乱,一边是案台,上面摆放着铁匠敲打出来的产品:火钳、禾刀、砍柴刀、钉耙、锄头、斧头、镰刀、锅铲等;案台的一端放着一台老式三峡牌电风扇,风扇对着铺子的另一边,也是铁铺营生的根本:烧铁的炉灶和打铁用的生铁墩。铺子门口是一个大石臼,里面盛满了水,用来进行人类掌握的最早的热处理工艺——淬火。(3/7)

  • 罗安石常年光着膀子,脚上踩着一双拖鞋,穿着一条打了很多补丁的短裤,短裤没有松紧带也没有皮带,由一根绳子系着。“我这裤子,扔到街上马上就会被当垃圾扫走……打铁要溅火花,穿不了新衣服裤子,我有一件上世纪60年代的呢子大衣,到现在只穿过三四次。”犹如老街的节奏,如今老铁匠罗安石并不忙碌。下午时分,准备干活前先点一支烟,再找来块铁和管铁的边角料,用粉笔画上记号,用砂轮切割。块铁分成三块,可以打三把菜刀;管铁也切成三块,两块打成杀猪匠用的刨刀,剩余一块打成锄头。

    罗安石常年光着膀子,脚上踩着一双拖鞋,穿着一条打了很多补丁的短裤,短裤没有松紧带也没有皮带,由一根绳子系着。“我这裤子,扔到街上马上就会被当垃圾扫走……打铁要溅火花,穿不了新衣服裤子,我有一件上世纪60年代的呢子大衣,到现在只穿过三四次。”犹如老街的节奏,如今老铁匠罗安石并不忙碌。下午时分,准备干活前先点一支烟,再找来块铁和管铁的边角料,用粉笔画上记号,用砂轮切割。块铁分成三块,可以打三把菜刀;管铁也切成三块,两块打成杀猪匠用的刨刀,剩余一块打成锄头。(4/7)

  • 生意实在冷清,一整天,只有路过的老人会停下来聊几句,下午镇上的杜大爷走进铺子,装了一袋铁粉铁屑带走,这也是当天唯一走进铺子的“客人”。“铁粉是送给老杜的。现在农村烧柴火的,用大铁锅的都越来越少,火钳、锅铲、锄头那些当然是越来越不好卖,都记不得这个月有没有卖出去铁器了。”罗安石坐在铺内,一边忙碌一边用浓重的永川方言说,打了几十年铁,如今儿女和老伴都在城里,自己一个人在老街上打铁,不用儿女接济,自力更生,消磨时光。

    生意实在冷清,一整天,只有路过的老人会停下来聊几句,下午镇上的杜大爷走进铺子,装了一袋铁粉铁屑带走,这也是当天唯一走进铺子的“客人”。“铁粉是送给老杜的。现在农村烧柴火的,用大铁锅的都越来越少,火钳、锅铲、锄头那些当然是越来越不好卖,都记不得这个月有没有卖出去铁器了。”罗安石坐在铺内,一边忙碌一边用浓重的永川方言说,打了几十年铁,如今儿女和老伴都在城里,自己一个人在老街上打铁,不用儿女接济,自力更生,消磨时光。(5/7)

  • 10月9日下午,罗安石打了两把杀猪匠用的刨刀,手指不小心被划破,小口子流出的血在黝黑的手上尤为显眼,罗安石好像不痛一般,毫不在意。

    10月9日下午,罗安石打了两把杀猪匠用的刨刀,手指不小心被划破,小口子流出的血在黝黑的手上尤为显眼,罗安石好像不痛一般,毫不在意。(6/7)

  • 当地居民十分喜欢罗安石手工打造的工具,都说很耐用。

    当地居民十分喜欢罗安石手工打造的工具,都说很耐用。(7/7)

热图排行
1
七旬老人,打铁
七旬老人打铁55年 称要打到
2
高校,电竞专业
揭秘高校电竞专业:学生忙学
3
保安50元北漂,千万老板
保安来京只带50元 奋斗20年
4
轿车坠河,一家四口溺亡
陕西榆林轿车坠河中 一家四
5
假期结束,返程,父母
假期结束儿子即将返程 父母
热图推荐
功勋犬去世
功勋犬去世 这群军人用最高
林志玲,诱惑
超诱惑!林志玲迈开大长腿走
美加州,山火肆虐
美加州山火肆虐如炼狱 已致
俄罗斯,核心引擎工厂
俄罗斯核心引擎工厂曝光 缺
中国游客,烧尸房,拍照
中国游客在烧尸房拍照 泰网

网页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