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研究财经行业数据市场娱乐 商学院时尚旅游人物
更多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网站地图


霍金有敌人很正常,他们是中国民科

评论  2016/4/19 16:57:32 来源:网易
动不动叫板霍金和爱因斯坦,中国民科到底从何而来?1980年代开始,一批没有受过科学训练,却被文革思想毒害至深的中国人,在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的感召下,开始争相挑战科学共同体的共识。
中研网讯:

近日,物理学家霍金来到中国开设微博,赚足了人们眼球。霍金对中国表达了喜爱之情,但他也许不知道,在中国有一批把他捧为上帝,却时不时想要推翻他的人,这群中国人叫做“民间科学家”。

科普作家卢昌海将“民间科学家”一词定义为没有接受过系统科学训练,也无意接受系统科学训练,远离某一学科的基础文献,但却试图“研究”学术界最艰深、最宏大的课题,试图“推翻”最具实证基础的理论的人。这个定义基本符合我们对“民科”的一般认识。虽然业余科学家在世界各国都不乏其人,但符合以上定义的“民科”却几乎是中国特殊历史环境下的独特产物。

中国“民科”的一大特色是向早已确立为科学共同体共识的理论发出挑战,例如有工程师试图证伪万有引力定律、光速不变和能量守恒定律,试图发明永动机者更不乏其人;或是试图攻克令科学共同体束手无策的理论难题,例如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或“四色定理”。这两类行为的背后几乎都有共同的心态:身为外行却对科学共同体极度蔑视。要追溯这种心态的来源,就不能不提大跃进、文革时期对专家和学术权威的贬低和对“人民群众创造性”的极端夸大。

“知识越多越反动”一路从苏联来到中国,在大跃进、文革中形成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见的反智奇观。

所谓“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心态来源于苏联斯大林时期对旧知识分子的镇压和清洗。斯大林把旧知识分子分为“三部分”:一部分是“最有影响最有技能的”,他们在十月革命后先是“反对苏维埃政权”,“实行怠工”,因而“被苏维埃政权机关粉碎和驱散”,而后来其中“漏网的大多数”,又去做了“暗害分子和间谍”,这就是说,他们知识技能最多,也最反动;“另一部分”,是“旧知识分子中技能较差而人数较多的”,他们“很长时间内还在原地踏步不前”,政治上是很动摇的;第三部分是“知识技能更差的一般的知识分子”,他们则“已经向人民靠拢,拥护苏维埃政权”。

斯大林从俄国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马哈伊斯基主义中推演出这一理论,作为对帝俄旧知识分子进行清洗的理论基础。在打倒旧知识分子的同时,斯大林还大力提拔新政权培养的“苏维埃新人”——这并不只局限于政治领域,文艺、科学领域也不例外:斯大林在科学领域“钦点”李森科学派就是最著名的例子。

1930年代的李森科。/GettyImages & 视觉中国

李森科的“获得性遗传”理论依靠似是而非的实验结果,号称推翻了西方学术界主流的孟德尔、摩尔根基因遗传学,一开始受到苏联遗传学界的广泛批评。但斯大林亲自指示,给李森科的反对者摩尔根学派戴上了“反动的”和“资产阶级伪科学”的帽子,并禁止学校讲授摩尔根遗传学,解除该学派学者职务,封闭其实验室。在斯大林 的“钦点”下,形成了李森科学派伪科学独霸苏联遗传学界的局面。

“知识越多越反动”心态从俄国来到中国后和本土反智主义土壤相结合,形成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见的反智奇观。大跃进中政府极力强调“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发扬敢想敢说敢干的精神”,并提出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口号。民间“土法炼钢”、“深耕”、“密植”甚至狗肉汤浇地等违反科学常识的实践得到官方的赞许和推广,同时“亩产14万斤小麦、30万斤蔬菜”等荒谬的统计数据也被广泛采信,并登上《人民日报》等官方权威媒体。

1967年的文革标语。/GettyImages & 视觉中国

“文化大革命”中知识分子受到广泛迫害,“打倒反动学术权威”,“知识越多越反动”,“读书越多越蠢”,“所谓知识分子,其实是比较没有知识的”等口号经官方宣传为整个社会所耳熟能详。虽然文革后官方不再宣传这些口号,但其代表的反智思潮显然对中国社会留下了深刻影响。

一批没有受过科学训练,却又备受文革思想荼毒的中国人,借着“科学的春天”,开始争相挑战永动机、哥德巴赫猜想。

文化大革命后,官方为了弥补文革期间的损失,大力提倡科学研究,官方将1980年代的这段时间称为“科学的春天”。北京大学哲学系的田松博士考证,“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成为当时的流行语。科普类杂志、期刊有了将近十年的繁荣,其中一种现已停刊的杂志的刊名很能体现当时的时尚——《我们爱科学》。

在那段“科学的春天里”,其中对日后中国“民间科学家”们启发最大的无疑是徐迟描述陈景润工作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哥德巴赫猜想》与西方科学报道冷静客观的风格截然相反,充满了中国报告文学特有的夸张煽情,其中将陈景润证明数论难题的过程比喻为攀登珠峰,充满了浪漫的英雄色彩。这篇引起轰动的报告文学作品掀起了一场“人人争当陈景润”的热潮。时至今日,中国民科界很多人都将“攻克哥德巴赫猜想”作为自己的毕生使命,足以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巨大影响。

陈景润在文革中孤身投入研究的事迹令很多没有受过正规学术训练的人误以为自己也能复制陈景润的成功轨迹。于是,《哥》文掀起的对科学研究的狂热和文革遗留下来的对科学共同体和正规科研训练的蔑视在中国民科身上结合起来,形成了他们的独特性格——忘我地投入科研,同时却对科学共同体的共识和基础文献不屑一顾。正是这种“奋其私智智而不师古”的心态造就了中国民科争相挑战“哥德巴赫猜想”、“热力学第二定律”、“永动机”等问题的奇景,涉猎的研究内容越轰动、社会影响越大,也就越符合他们“献身科学”的愿望。

只有小学文化的曾凡成,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开始研究哥德巴赫猜想。/视觉中国

“民科”的治学方法不论,但其心态大多是真诚的,但还有一类的民科则完全可以归为骗子一类。1984年王洪成“水变油”事件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例子。王洪成是哈尔滨一名司机,声称发明了一种“可燃炔”制剂,溶解于水后可使水成为“水基燃料”,成本及其低廉。此技术及相关文章一度刊载在各种媒体上。1985年冬天,王洪成从大庆到北京、河北、浙江、上海等地表演。这个骗局竟然得到了钱学森、“中国原子弹之父”王淦昌等人的背书。

1987年,中国国家计委拨款60万元人民币给王洪成在河北省定州胜利客车厂生产燃料。1992年11月22日,“洪成新能源澎化剂有限公司”成立,1993年1月28日,《经济日报》发表《水真能变成油吗?》的文章,称此是继传统四大发明以来的中国第五大发明。后来水变油技术被认为是骗局和伪科学,1998年王洪成因为利用水变油技术和其他一些犯罪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至今,网上为其辩护者仍然不少。

大众传媒和互联网将科学活动误读为“灵光一现”、“铁杵磨针”、“为国争光”,进一步造就了轰轰烈烈的民科潮。

在互联网出现之前,民科自我宣传的手段主要是到各个大学去散发传单,或给专家、教授写信,或到北京等城市试图拜访专家、教授、媒体或是有关政府官员。这些努力往往得不到任何回报,效率低下。大众传媒以及互联网的出现对其自我宣传有如虎添翼之效,“民科”在大众传媒和互联网上一般以“被科学界迫害的科学斗士”面目出现,且真能让一些网民、记者对他们的成果信以为真。并且确实增进了其传播效果。

《中国青年报》就曾登载过《一位乡村医生对古地球的玄思》,《南方周末》也曾报道过署名“李燕”的“科学新说”,其中包括“同姓同病说”、“基因互渗说”、“爱滋病是一种宇宙病”、“‘种’的原则推翻了进化论”等,2003年还刊发《令人深思的“蒋春暄现象”》,为著名数学民科蒋春暄鼓吹。认为蒋在国内学术界“长期受到难以言说的冷落”,但“墙内开花墙外香”。指责“现今的科技体制还不够健全,缺少应有的推动科学原始创新的机制和保证学术成果得到公正评审的健全体制。……蒋春暄的成果一旦成立,可能会改变全部数学现状,成为通向未来数学领域的里程碑,因而蒋春暄现象正召唤我国科技体制的深层改革到来。”。

这些报道、网帖把科学发现的丰富过程简化为最后一步的灵感与机遇,简化为拍脑门出点子,本质上是对科学活动的误读。但由于这种叙事模式自身极具戏剧性,再加上主流意识形态对这种“为国争光”、“铁杵磨成针”故事的长期默许甚至是肯定,使得这些民科故事反过来造就了一轮又一轮的轰轰烈烈的民科潮。科研机构不愿意否定他们,更倾向于委婉地推托,谁也不想惹上“打压人民群众搞科学,打压理想主义”的骂名。

“民科”中大多数都是寒门人士,其中不乏为推广自己的成果而穷困潦倒者。但“土豪”民科也不是没有。华裔富商廖凯原就是最典型者。因为个人学术成就“轩辕反熵运行体系2.0”,廖凯原突然暴得大名。这个“轩辕反熵运行体系2.0”,其内容覆盖了量子力学、相对论、宇宙学,以及黄帝内经、阴阳八卦、马列经典,“论证了轩辕是人类首位领袖、首位全科医者、首位环境学家和首位人权律师”“‘天命人’是原生孙悟空,手持如意时间棒,对我们的多元宇宙发号施令。”廖凯原以学术捐助为手段,到北大、复旦等知名学府宣传自己的理论。

廖凯原被知网收录的文章。/知网

不可否认的是,“民科”如果正视科学共同体的科研成果,潜心向专家学习,其成果确实有可能得到主流科学界的承认。例如仅有初中学历、潜心于恐龙研究的山东天宇博物馆馆长郑晓廷。他在2013年连续在《科学》、《自然》杂志上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论文,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郑氏晓廷龙”挑战了始祖鸟作为鸟类祖先的地位。他在采访中强调自己一直坚持向主流科学界学习:“我只是一个初中肄业的人。从事现在这样的研究,第一我爱好。做古生物研究其实是很枯燥的,没有爱好很难长期坚持。第二我学习。这些年,我关注的方向,无论是鸟类、爬行类、哺乳类,有关研究者的文献能找到的我都找来看。英语我不懂,我需要看的文章,我就找人翻译过来看。这样除了了解相关研究的最新进展,我更多的是学习最专业的人是怎么研究的。“

中研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研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755-83770576 邮箱:report@chinairn.com

玩具游戏

2016-2020年全球玩具游戏市场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

第一章 全球玩具游戏行业发展现状分析 1.1 全球玩1

海洋生物医药

2016-2021年中国海洋生物医药行业市场现状分析及投资

第一章 海洋生物医药产业概述 1.1 海洋生物医药产1

电子病历

2016-2021年中国电子病历行业投资建议分析及深度价值

第一章 电子病历相关概述 1.1 电子病历定义及分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