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研究财经行业数据市场娱乐 商学院时尚旅游人物
更多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网站地图


卢沟桥事变中国最关键的人物冯治安

历史  2016/7/8 11:12:10 来源:sina
可以说,如果不是冯治安将军在关键时刻大义凛然,誓死抗日,卢沟桥事变也许又是一次“九一八事变”,以中国方面的退让而结束。
中研网讯:
今天,是卢沟桥事变(七七事变)爆发79周年纪念日。在此,向大家介绍一位在卢沟桥事变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人物——冯治安将军。
  
  可以说,如果不是冯治安将军在关键时刻大义凛然,誓死抗日,卢沟桥事变也许又是一次“九一八事变”,以中国方面的退让而结束。正是由于冯治安及其部下的拼死抵抗,才导致全国抗日情绪的总爆发,全国性的抗日战争才一触即发。
  
  卢沟桥事变中最关键的人物鈥斺敺胫伟
  
  冯治安,1896年出生,河北省故城县东辛庄村人。他自幼家境贫苦,1912年3月,不满16岁时,投军到冯玉祥部下。先是在备补军前营当伙夫。第二年,到第二营当哨兵。
  
  故城县现属于衡水市管辖,著名的衡水中学闻名全国,那时的冯治安就具有现在衡中学生的所有优点:勤奋好学,待人宽厚,肯多做事,不辞劳苦。他经常说:“多做,多学,多见闻也。”
  
  1914年,冯治安随冯玉祥部到了陕西,进入了模范连。不久,就被提升为排长。
  
  1916年,在护国战争中,因为作战勇敢,提升为连长。
  
  1920年,再升为学兵营营长。
  
  1924年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冯治安被提升为卫队旅旅长,驻兵于丰台附近。
  
  那时,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为了保护自己的在华利益,在京津地区都有驻军。其中英国侵略军仇视冯玉祥部,想闯入丰台卫队旅挑衅。冯治安命令部队严阵以待,严密防范。英军见冯治安部戒备森严,无懈可击,不得不灰溜溜地撤退了。
  
  1926年9月17日,冯玉祥五原誓师,冯治安被提升为师长。
  
  1927年5月1日,冯治安升任第十四军军长,移驻河南确山、信阳一带。
  
  1929年,冯治安进入陆军大学学习。他回部队后,正值冯玉祥、阎锡山与蒋介石之间的中原大战爆发。
  
  冯治安部先在郑州以南的平汉线上作战,后调去增援张维岳部。由于蒋介石收买了西北军一部分将领(如庞炳勋)脱离冯玉祥,加上东北军张学良部出关帮助蒋介石,使得西北军战况不利,冯治安部在新乡一带被包围,最后被迫向蒋介石军缴械投降。
  
  中原大战后,西北军残部接受张学良的改编,被编为陆军第二十九军,宋哲元任军长。冯治安任第三十七师师长,驻地在晋南。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冯治安鉴于日本侵略者有吞并全中国的野心,就经常在演习中以日本侵略军为攻击目标,教导士兵刻苦训练,争取在对日战争中英勇杀敌。
  
  1933年1月,日军侵占山海关,2月,又进攻热河。
  
  第二十九军奉命到河北的通州、三河、蓟县、玉田一带布防。
  
  3月初,日军继续攻击长城各要塞。
  
  第二十九军编为第三路军,以张自忠为前敌总指挥,冯治安为副总指挥,连夜奔赴喜峰口、罗文峪一带迎击敌军。
  
  冯治安指挥第三十七师于3月9日夜抵达喜峰口,奋勇冲杀敌军,阻止日军前进。10日和11日黎明,日本侵略军又以步、炮、空军配合向我军猛攻。冯治安亲临前线指挥部队作战,击退敌人的多次进攻,坚守了阵地。
  
  11日午后,冯治安、张自忠、秦德纯等商讨作战部署,冯治安主张抽调两个团绕道出关,夜袭日军阵地,并决定当天黑夜行动。
  
  当夜,第三十七师一〇九旅旅长赵登禹命部下分别出潘家口和董家口,绕到日军左右背后,袭击其东西两侧高地上的炮兵阵地。正在酣睡的日军,被二十九军的大刀砍得鬼哭狼嚎,抱头鼠窜。此次战斗杀敌千余人,缴获的坦克、大炮因无法运回,遂一律焚毁。
  
  日军增援部队又被我军阻击,伤亡惨重。此后,日军多次反扑,终未占领喜峰口,至16日被迫退去。
  
  喜峰口的胜利,得到全国各界人民的赞誉。冯治安等二十九军高级将领,获得南京国民政府颁发的青天白日勋章。
  
  1933年5月,冯玉祥与共产党人合作,在察哈尔省张家口组织民众抗日同盟军。蒋介石让何应钦密令庞炳勋率部进攻抗日同盟军。
  
  宋哲元立即召集二十九军主要将领开会,大家决定:“若庞部胆敢进攻冯先生,二十九军即全力消灭庞部。”
  
  冯治安又协同秦德纯亲自往庞炳勋处,予以当面警告,最后迫使庞不敢轻举妄动。
  
  同年8月,冯玉祥将军引退,冯治安随宋哲元赴察哈尔省进行“善后”工作,保存了冯玉祥在察哈尔留下的主要抗日力量。
  
  1935年夏,冯治安率部到北平城内外驻防,派一一〇旅旅长何基沣率部驻西苑、八宝山、卢沟桥和长辛店一带,一一一旅旅长刘自珍率部驻北平城内,防备日军及汉奸袭击。
  
  在日本策划“华北自治”的阴谋之际,地方性的军政权“冀察政务委员会”成立。宋哲元任委员长,冯治安于1936年11月接任河北省主席,兼三十七师师长和北平警备司令。
  
  冯治安就任河北省主席后,三十七师抗日态度更加坚决,1937年2月,何基沣旅剿灭了企图西犯的汉奸部队——宁雨时的冀东“民团”3000余人,还活捉3个日本“顾问”。
  
  日本特务机关将二十九军及冀察政权首领们作了分类,分为“亲日派”、“知日派”、“抗日派”三类。冯治安不但被划为“抗日派”,还单独被称为“顽固抗日派”。
  
  对于日军经常制造挑衅事件,蒋介石认为国力不足,主张忍辱退让。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也愿“维持和平局面”,怕二十九军与日军交锋会蒙受重大损失,因而对日军的屡屡寻衅事件,均以退让来“解决”。驻华日军不断提出种种不合理要求纠缠宋哲元,为此,宋哲元于1937年5月11日,借修祖墓之命,回了山东乐陵老家,以躲避纠缠。离开北平前,将军权交给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并让他代理军长职务
  
  宋哲元走后,冯治安对部队有了绝对的指挥权。面对日军挑衅、侵略,他绝不忍辱求全,指挥所部坚决武力抵抗。
  
  1937年7月7日夜10时许,日军演习后,诡称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城搜查。
  
  驻守宛平城、卢沟桥的是三十七师一一〇旅(旅长何基沣)第二一九团(团长吉星文)第三营(营长金振中),他们当即拒绝了日军的无礼要求。
  
  日军即调动驻丰台日军第三大队包围了宛平城。
  
  当吉星文向冯治安请示如何处理时,冯治安斩钉截铁地说:“为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寸土都不许退,可采取武力自卫及断然处置。国家存亡在此一举,设若冲突,卢沟桥即是你们的坟墓!”
  
  冯治安与秦德纯还发布了著名的给卢沟桥守军作战令:“卢沟桥为平津咽喉,华北锁钥,关系至重,务必确实固守。不准日军一兵一卒进入、不许放弃一尺一寸国土。彼如开枪,定予迎头痛击。”
  
  8日凌晨4时50分,正当中日双方代表在宛平城里谈判时,日军突然炮轰宛平城,悍然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我第三营当即进行自卫还击,连续击退日军三次进攻。
  
  当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就通电全国,号召“全国同胞们,我们应当赞扬和拥护冯治安部的英勇抗战。我们应该赞扬和拥护华北当局与国土共存的宣言”。
  
  这不仅是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中国共产党首次对国民党正面抗日战场斗争的坚定明确声援,也是对冯治安和二十九军三十七师爱国抗日之举的完全肯定。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冯治安与秦德纯、张自忠等召开紧急会议。会上,冯治安积极主战,获得全体的赞同。
  
  8日下午,宋哲元从乐陵电令先消灭当面之敌。冯治安于当晚下反攻命令。
  
  午夜,三十七师一一〇旅从长辛店调来第二营,与第三营配合,首先截断日军的后路,并组织大刀队夜袭龙王庙和铁路桥上的日本侵略军,大获全胜,坚守了阵地。
  
  当时日军兵力单薄,害怕被歼,立即派人疏通,答应撤兵。因而全面反攻命令没有执行。
  
  冯治安、张自忠、秦德纯当天又致电南京何应钦,除报告反击日军战况外,还表明决心:“彼方要求须我方撤出卢沟桥城外,方免事态扩大。但我以国家领土主权所关,未便轻易放弃,现仍在对峙中。倘对方一再压迫,为正当防卫计,不得不与之竭力周旋。”
  
  冯治安下令,北平各城门紧闭,派兵把守,各重要路口都堆积沙包,随时准备消灭入侵之敌。
  
  第三十七师一一〇旅的全旅官兵,在全国同胞的声援下,在冯治安师长和何基沣旅长的亲临前线指挥下,浴血奋战,以劣势的装备多次粉碎日军猛烈炮火的进攻。在20多天的战斗中,死伤官兵1000多人,仍然固守住了宛平城。
  
  日本侵略者把冯治安视为眼中钉。据日军史料记载,卢沟桥事变后,日军“作战主要目标指向二十九军中抗日意识最强烈的冯治安的第三十七师”,决定“陆军会战之前,先以航空部队主力集中威力对最富于挑衅的第三十七师进行攻击”;他们叫嚣要“(对二十九军)采取强硬措施”,并点名要处罚“卢沟桥事变元凶”冯治安。
  
  日本侵略者施展缓兵之计,先提出“就地解决”、“不扩大方针”以麻痹第二十九军,这确实愚弄和欺骗了二十九军的某些高级将领,致使全军没有主动出击,贻误了战机。毫无信义的日军则趁此机会,调集优势兵力对北平城实行包围。
  
  直到日军发动全面攻击时,二十九军才仓促应战,虽曾在廊坊、丰台等地一度获胜,随即又被日军击退。
  
  7月28日,日军出动飞机轰炸南苑,继以坦克和炮兵配合进攻,二十九军伤亡惨重,副军长佟麟阁和第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在指挥作战中英勇牺牲。
  
  同一天,日军又攻占了清河镇等地。
  
  宋哲元见大势已去,连夜与秦德纯、冯治安等离开北平赴保定。三十七师一一〇旅于29日奉命从卢沟桥、宛平县、西苑等地撤退,开往涿州、良乡一带布防。
  
  7月30日,宋哲元在保定致电蒋介石,托病请假,并推荐冯治安代理第二十九军军长,获准。冯即率二十九军开往唐官屯、马厂一带集结,军部移驻河间,担任津浦线上的防务。
  
  8月中旬,第二十九军扩编为第一集团军,宋哲元任总司令,冯治安任副总司令兼前敌总指挥和第七十七军军长。
  
  9月初,日本侵略军向津浦北段发动进攻,第七十七军在冯治安的直接指挥下,以阵地战配合游击战打击敌人,三十七师的第二十五旅,在静海县周围阻击日军,其中第六五七团与日军激战5昼夜,在争夺阵地中四出四进,全团2400多人只剩下700多人退到县城以南,利用青纱帐作掩护,开展游击战争;第一一一旅向闸口和流河镇的敌军发动猛烈进攻,夺取了日军两个重要阵地,痛击日本侵略军。第一三二师的官兵组织大刀队,夜袭日本侵略军。
  
  1937年9月中旬,宋哲元请假赴秦山休养,由冯治安代理第一集团军总司令,指挥部队与日军苦战约1个月,以重大的牺牲阻止日军南进。
  
  1937年10月中旬,第一集团军总司令部撤至大名,冯治安被任命为第十九军团军团长。
  
  1937年10月下旬,宋哲元回到大名总司令部,调动主力部队进攻邢台。因为对宋哲元的指挥不满,冯治安托病请假前往开封疗养。直到1938年3月,宋调任第一战区副总司令长官,第一集团军的番号撤销,冯才回部队,率第十九军团在黄河北岸开展抗日战争。
  
  1938年7月,冯治安与张自忠两军在潢川一带会合,在湖北麻城合并为第33集团军。张自忠任总司令,冯治安为副总司令。
  
  1940年5月16日,张自忠在对日作战中牺牲。冯治安被任命为33集团军总司令。
  
  1943年,冯治安被加授第六战区副司令长官的职衔。
  
  1945年抗战胜利后,在河南信阳接受日军第十一旅团加藤胜藏的投降。其后,第三十三集团军被改编为第三绥靖区,驻守徐州。冯治安被任命为第三绥靖区司令。
  
  1948年11月8日,在淮海战役中,第三绥靖区副司令何基沣、张克侠发动起义。冯治安拒绝起义,孤家寡人去向蒋介石请罪,第三绥靖区撤消。
  
  1949年,冯治安去台定居台北,任“中枢战略顾问”等职。
  
  1954年12月16日(59岁诞辰),突发脑溢血逝世。逝世后被追赠为陆军二级上将。
  
  作为卢沟桥事变中的关键人物,在很长时间里,冯治安都没有受到应有的历史评价,因为台湾国民党方面对于何基沣、张克侠起义,导致在淮海战役中国民党军一开始就失了先机,对冯治安纷纷责难;而大陆这边,对冯治安没参加起义,也是评价甚低。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两岸在提到七七事变中,都“忽略”了冯的表现。
  
  但是,历史就是历史,在纪念七七事变爆发79周年的今天,让我们重温历史,向坚决主张抗日救国的冯治安将军致敬!

中研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研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755-83770576 邮箱:report@chinairn.com

纳米铜

2016-2021年纳米铜市场发展前景分析及供需格局研究预

第一部分 市场发展现状 第一章 全球纳米铜行业发展

羽毛球拍

2016-2021年中国羽毛球拍行业供需趋势及投资风险研究

第一章 2015年世界羽毛球拍行业发展态势分析 第一

混合玉米

2016-2021年中国混合玉米行业供需趋势及投资风险研究

第一章 2015年世界混合玉米行业发展态势分析 第一